抗疫诗歌里的家国情怀-

抗疫诗歌里的家国情怀

作者:朱必松(我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)  新年以来,疫情暴虐,中华民族再一次阅历风雨危险,举国上下同心协力,共克时艰,诗人们也投身其间,或置身战疫第一线,如诗人李强便是武汉防控疫情组副指挥长,诗人阎志首先带头组织建造应急方舱医院,指挥全球分配医疗设备、防护用品、诊治药品等医疗物资,诗人侯马、龙巧玲、田湘、熊游坤等在医院和公安局值勤,诗人慕白、王单单、韩宗宝、王太贵、缑晓晓等在关闭阻隔小区、村庄或公路上执勤;还有一些诗人,如车延高、谢克强、田禾、刘笑伟、剑男、余笑忠、赵晓梦等,即便在关闭阻隔之中,仍以诗抗疫,在危机中以诗篇反抗,支援前方,歌颂白衣兵士,提振士气精力。《诗刊》和我国诗篇网还专门开设“抗疫第一线的诗人”等诗篇专栏,现实性强,战疫气味浓郁。诗篇来自战疫第一线,既有稠密现场感,又反映出激烈的家国情怀。  《大学》里“八条目”是对家国情怀的经典论说:“古之欲明明德于全国者,先治其国;欲治其国者,先齐其家;欲齐其家者,先修其身……身修然后家齐,家齐然后国治,国治然后全国平。”家国情怀的核心内洆是在家尽孝,为国尽忠;实践途径是修己安人,经邦济世;价值抱负是以身报国,建功立业。家国情怀作为个人对家庭和国家共同体的认同与酷爱,是爱国主义精力发生的道德根底和情感状况,在中华文明数千年演进进程中有着深沉的繁殖土壤和历史渊源。  在这次战疫中,像钟南山、王辰、李兰娟、广阔的党员和干部、抗疫一线的公职人员、参加建造方舱医院的一般农民工、志愿者等,都能够说是家国情怀的实践者和表现者,一方面,他们是一个个一般人,都有家人,另一方面,他们又有为国担任的奉献精力,能够说会聚成了一股英豪的激流,组成了绘声绘色的形象和群雕,好像当年的《义勇军进行曲》《黄河大合唱》《长征组歌》所奏响的旋律,同频共振,洋溢着爱国主义的充分热情。这也是在我国革命、建造、变革进程中锻炼并不断发扬光大的井冈山精力、长征精力、延安精力、“两弹一星”精力、抗震救灾精力、载人航天精力等的连续和生动实践,这样的精力和情怀,成为打赢这场公民抗疫战役的动力和助推器,增加了整体我国人防疫抗疫的底气和斗志。  许多诗人投身于这样的部队之中,以诗人阎志为例,在疫情蔓延时,不写诗,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:他捐建9家应急医院,翻开7500条生命通道!这是其家国情怀的生动表现,实践着他捍卫武汉的誓词。诗人李强,武汉防控疫情组副指挥长,他参加了不少战疫的大仗硬仗,在得以喘息的空隙,他记下自己的感触体会,他在《看不见的阵线之诺亚方舟》一诗中写道:“夜越陷越深/电话与车轮不时响起//疲乏的身体/充血的眼睛/机械挥动的手臂/朋友,这不是搭积木//不是拍戏/这是造诺亚方舟//救苦救难的诺亚方舟”,这写的是紧迫建造4000个床位的方舱医院的举动,这是实在的诗篇战地日记。还有诗人刘源望,他在《咱们的姓名叫应急》一诗中说:“有人称咱们是逆行者/有人说咱们是急脾气/其实咱们也是兵士/尽管手上没拿兵器/但咱们的姓名/叫——应急”,诗人把他的工作单位湖北省应急厅嵌入了诗篇中,叙述了该单位在疫情面前统筹策划,一致调度指挥,科学决策抗疫等行动。诗人、企业家余仲廉,积极投身抗疫,累计为家园捐献各类医疗物资和设备逾千万元,他在诗篇里屡次歌颂抗疫的勇士们。四川诗人陈维锦,一个优异的医务工作者,最美的逆行者,她在《我翻开的光源,比春天亮堂——庚子年抗疫记事组诗》一诗里,写到在值勤的时分牵挂母亲,“我不知道母亲想我/能否换一种方法/比方,派洁净的春风/来唤我的乳名”,实在流露了一位战疫一线女人心里柔软的一面。  全国各地各行各业投身战疫第一线的诗人为数不少,安徽诗人王太贵,在医学观察点值勤,他的组诗《医学观察点日记》包含《雪夜值勤记》《额温枪》《笔,或药方》《阻隔室中的人》《穿防护服的水电工》《工作证》等短章,在场感、亲历性杰出,他写的阻隔室,“牙签,消食片,午时茶,消炎药/卷烟,充电器,毛巾,口罩,书本/练习本,拖鞋,扫帚,尿不湿,卫生巾”;他赞许额温枪,“温度计,是你在春天最崇拜的神”。咸阳诗人缑晓晓在社区监控点值勤,他写的《阻击疫情,咱们没有退路》一诗里说,“咱们在村组小区挂横幅、粘贴防控疫情布告/用微信微博抖音朋友圈科普病毒常识/咱们的宣扬喇叭不放过任何一个街头巷尾/咱们深知每个大众科学防备/才干织就阻击病毒的天罗地网”,朴素生动。山东诗人韩宗宝,在公路巡查守卡执勤,在其《第11卡口》中,形象化地写到对口罩这一防控疫情的日常必需品的逼真感触:“我的爱是有口罩的/我的爱里有口罩的滋味/我看到血在烧/雪也在焚烧。”  诗篇战疫,更多的是以诗驰援,以诗壮行,武汉诗人车延高在《一个超负荷的集体》一诗里如是说,“作为死神的敌人/你们是患者心目中最心爱的人/‘病’临城下的生死关头/没有硝烟的诊室和社区是你们的主战场/一座城市的压力有多大/你们对生命承负的职责就有多大”,把生命、压力、职责这三者之间构成一个个并排的等式,用忠诚和敬畏来保护这个生命的等式,也便是保护生命之庄严和刚强;军旅诗人刘笑伟在《收藏》一诗里,赞许那些舍生忘死的逆行者:“他们日夜奋战在医院的房间里/我要把阳光留给这些人/他们带着厚厚的面罩,穿戴密不透风的/防护服,我要把甜美的空气/送到他们的唇边,迎候这些人凯旋/用美食替代盒饭,用白云擦去他们脸上/层层叠叠的汗滴和印痕”;四川诗人赵晓梦,在其诗作《让他们安静地睡一瞬间》里,表达着对这些白衣英豪们的疼爱和爱意,“这些疫情中的最美逆行者/他们在岗位上的杂乱睡姿,纠正着/咱们眼泪的误差,也纠正着咱们/对生命的认知。突然缩短的心房/不只是疼,还有某种低微/与温暖”……这些诗篇,生活气味稠密,浸透个人实在感触,排除了同质化,成为一个个有温度也有高度的文本。  咱们常说实在的创造要以公民为中心,危险时间,家国一体,公民国家是密不行分的,这种公民性、平民化的价值尺度和表达态度,正好回应了鲁迅先生所说的“文艺是国民精力所勃发的火光,一起也是引导国民精力出路的灯光”的问题。气可鼓不行泄,诗人能够成为年代的号角手,提振民意士气,宏扬必胜精力,担任历史使命,当时的一些抗疫诗篇,能够说正在努力做到这一点。  《光明日报》( 2020年03月25日?14版)